两首诗

日期:2017-11-14 03:46:01 作者:聂玎坠 阅读:

<p>如果我现在可以爬上你的身体,你会还记得我热切的双手和冲动的嘴唇的温暖吗</p><p>你会是那个带着殷切欲望来到我身边的女人吗</p><p>这不是同一个房间,我第一次说出你的名字,床是在不眠之夜等待,而外面有一个蓝色的月亮,我只能清晰地表达我自己内部的听不见的微小爆炸声,我在夜间心情,就像一个失去节奏的脉冲星脉冲从它的二元自我中分离出来我确定你在我的心脏可以窒息或迸发出闷烧的余烬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可辨别的视线痕迹我一直是原始的火焰我的原始欲望是漂移在你的肥沃的新月但是然后我只有清醒的梦想* * * Pareunia“我的信条就是爱,你是它唯一的宗旨</p><p>” - 约翰济慈无论用什么语言,心跳都在每一点内翻译两秒钟,这是我的信念比我相信自己心灵的能力强形状转换的火焰:一朵莲花或一朵玫瑰,会吞噬任何阳光,它知道它自己的温柔和痛苦来到我身边,没有计算时间或者在你的身上配置一个概念性的比喻</p><p>我在这里最简单的基本音节我将在这里,我既不是言语,也不是诗歌我们的现实:空间和距离这对你的不羁的骄傲也是如此渴望我如何以谵妄的欲望为你松开你的笨拙的手指和液化之间的流淌你的嘴唇在我的身上,我会在火中投入你的深处,在八月的阳光下,血液会被你的振动所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