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第五部分)

日期:2017-02-15 16:51:13 作者:羊妒 阅读:

<p>从上个星期开始,我没有把我的内心深处怀疑,就像一千个令人讨厌的针头一样,我不想因逃到沙漠而得到肯定而更加勇敢</p><p>难道我不想用埃及的哀嚎与想象的血一起喂食,法老的脑袋被我清醒的仇恨的纯刀切断,我的闪电般的愤怒,眼睛仍然打开那只在我的梦中每天为我踩过的血而报仇的贪婪老虎</p><p>难道我没有与自己和沙漠盛宴,用我们共同荣耀的空洞演讲,我们的辉煌悲伤来筹集许多葡萄酒吗</p><p>我可以忘记了吗</p><p>不,我没有忘记那个小时与皇太子玩耍时的红脸我想要拔掉那些疲惫不堪的王室眼睛,他们可能知道尘埃落下时我把它们像一套新玩具一样滚动</p><p>我不记得那么多次,清醒和梦想,黑暗让我相信我必须是一个上帝我会忘记今晚所有人的最艰巨的任务,那就是成为一个男人和一个男人发誓要解放被剥削的人通过将它们带到光明之地,主人的恶魔来诱惑我,是上帝的黑暗面孔来打碎我的,我可能不会忘记我是一个男人......是我自己崇拜自己拒绝约的石头是我自己想要成为主人并且会回到埃及去实现另一个与我一样的梦想,因为我作为国王会因为对人的伤害而重新束缚上帝......这是我多次死亡的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灵魂的割礼</p><p>我的舌头被霹雳叮当作响,这是对那个闪闪发光的山峰的艰难攀登的最后一步......这是与老神的死斗,这是耶和华的另一张脸......这是我多次生育中的另一个,它是一个与伟大的夜晚搏斗燃烧的争论火焰的本质是恐惧深渊的夜间提醒,神灵已经死了,最终的目标是人类在神之下的自由...这是花岗岩的最后一个立场,最后的涟漪尼罗河的叛逆,带着渴望的眼睛扭曲了我心中充满了绝望的呐喊,撕裂了我的鲜血,只有百合花的黎明之光才能愈合......这是我的眼睛在星星和深渊之间停了一整夜......星星来诱惑我,它是星星侵入我的帐篷,驱走无限的黑暗,无限的光......这是我的右臂到地球,但已经发誓,我的左手已经到了看不见的光......这是地球上的一个少女呻吟着,她的果汁因为爱而哆嗦着恳求她白色的弧形是她的波动和ia jacob骑着山丘登上月亮,这将是我唯一的喜悦......这是一个像恶魔一样的角,是上帝的黑手来凿我的眼睛,我可能不会忘记我是一个男人和一个人我已经宣誓要把他们带到光明领主那里来解救我的人民我已经杀死了你送给我的恶魔,并且在黎明散落黑暗面孔的时候,从宽阔的日历中追逐我的最后一个星星冲破了你的星球当晚,我的话语更加纯洁,让我们更新协议......我将前往埃及解放我的人民,你的人民,你将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将从地球上抹去神的记忆,你会与我们同在,我们将从你的创造的海洋和土地上抹去国王和大师的记忆,你将与我们同在,没有人再次成为人类的主人,你将与我们同在,每个人都会工作并统治着你的土地和你会和我们在一起,我会和他们在一起,直到我和我的记忆之间的深渊,你和我们在一起,现在和我在一起,我要开始革命... {v}革命“我是谁”他们是不是“我就是谁”的众神,而这世界并不是“我就是谁”,而他是因此,我必须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的神已经把我送到了他们身上,因此我必须告诉他们,他已经把他送到他们那里,把他们从奴役之地带到了旷野之外</p><p>为了人类必须拥有自己的土地拥有自己的灵魂,人类必须拥有自己的灵魂与上帝交谈,领主才能拥有自己的灵魂 因此,我必须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的神已经把他们送到他们的面前,将他们从旷野的奴役之地带出来,从石头的空白目光中看到它的光芒,从所有的日历中走出来永恒算了,男人必须跳出男人才能知道他是谁,男人必须跳入深渊无限,男人必须学会忍受知道如何成为,男人必须知道如何知道如何不成为,男人必须知道沙漠要学会自由,领主只是为自由人揭示了他的名字,这位修炼大师是这个词的主人,但是在他的手中,只是通过被出卖的这个词的脆弱骨髓知道地球,这个词不再是脉冲的由于其艰苦的音乐不流血,它死在了被地球内脏遗弃的笨拙的嘴唇中,因此我必须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的神已经把他送到他们面前,把他们带出了旷野的束缚之地,从闪亮的石头里走出来的光之歌,走出死人之家他们死了,因为石头选择了他的石头大师,主人死了他的眼睛死了,因为他们拒绝向农民扔面包,因为拒绝给织布工送去的衣服而死了他的兄弟因为否认自己而死了,因为不知道这块石头很深,只知道地球的纯净汗水从手中寻找的纯粹的汗水中挣扎而死,因为它在她的怀抱中寻找其安静的姿态</p><p>石头上死去的巨大线条已经死了,死者和尼罗河,远古的悲伤,一个人工制品,一个悲伤的水晶ikon溶解在破碎面孔的白内障中,更深入到无尽的夜晚,就像一个没有暴力的纪念碑的丛林对着绿色的影子:纯净的痛苦的百合在泪水的回声中迷失在风和沙的主人的石头上,他的光芒被埋没了他的胜利否定了他的双手,石头报复了像致命的黄昏凝视回来他自己的死亡在他无言的眼中拥有自己独特的汗水,最终拥有自己的疲惫,知道自己在另一个人的眼中被否定,辞去了他在地球上开花的自由,奴隶通过在他手中掏出来复仇对于那些需要永久镜子满足的大师来说,石头中心的无限花瓣,他建造了一座永恒的房子,